温哥华中文电台丨李东《梦‧哪咤》

Michael2.jpg

//朗读者:李东

在梦中才能完整地存在

花开过

但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枯萎

也是一种美丽

我悄悄地翻开尘土

寻找你熟睡后的模样

这座城市只剩下日月星辰

像你呼吸一样绵长

...

今天,我们将共同聆听

由李东带来的作品:

《梦‧哪咤》

梦‧哪咤


文/贺绫声

(文章來自:澳門文化局“文化傳承,就是日常”)


每次当我从梦中醒来,总会郁闷一段日子。可能是因为记忆像一枝箭,从过去穿梭到现在时,戳穿我的胸膛,却又能在一剎那间缝合那个久久未愈的伤口。这段日子,我喝了很多酒,眼睛几乎没有一刻不是蒙矓的,就连洗澡时冰冻的水花,也淋不醒我这种失去父亲的状态。


今天,我再次走在我孩提时上学的路上,经过大三巴,景物依旧。华灯初上,牌坊脚下两边人行道石阶上坐着的旅人,正在和懒洋洋一动也不动的猫狗玩耍,他们不曾因为我的经过而稍微注目。我继续放慢脚步寻找,那些年爸爸牵着我手上学的脚印;寻找放学后我们一起跑上大炮台看日落的心情;寻找爸妈在恋爱巷曾经发生过的爱情故事……不知不觉间,我就站在哪咤庙前。

这座哪咤庙是我以前上学每天必经之地,父亲在我刚出世时就给我算了命,说我一生顽皮捣蛋,难以调教,希望寻找一位神祇上契,把我收服,方可保一世平安,结果我就糊里糊涂地拜了哪咤作“契爷”。以前每年农历五月十八哪咤诞,我都要跟随父亲前来膜拜,以保祐来年顺境好运,学业进步。


今年也不例外,我来到“契爷"像前上了一炷清香,拜了三拜,看着这个从小就熟悉的面孔,忽然发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。哪咤的形象是否就像封神榜里那个莲花化身,天不怕地不怕,手握神器的神童,还是他也只是一个少不更事,喜爱玩乐的小孩?经过了千百年后,静静地扎根这里,守护濠江善信。

自从爸爸离世之后,我常常梦见哪咤庙旁的植物长出新芽,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种子,在本来就扎不了根的地方生长起来?不知道是不是寺庙杂物房曾经因为失火修缮过一段日子,那时当装修工人的爸爸种植下来?但能让我在梦中看见,也许就是我与哪咤的一点缘份。


上周哪咤诞,我又走在这条小路上,在哪咤庙前吃着贺诞盆菜宴,欣赏神功戏,感受民间信俗节庆的同时,多看我“契爷”两眼,想起以前曾为父亲写过的诗:


在梦中才能完整地存在

花开过

但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枯萎

也是一种美丽

我悄悄地翻开尘土

寻找你熟睡后的模样

这座城市只剩下日月星辰

像你呼吸一样绵长



朗读者——李东(Michael)


Michael3.jpg


李东,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环球资讯广播台标声音,央视纪录片频道中英文配音,英文专题报道获得中国广播电视大奖。


联合出品


美国西雅图华语电台

加拿大温哥华中文电台

澳门莲花卫视《读澳门》